關於部落格
< >
  • 942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四年一次的慶祝!!


>>>
我以我的血統及家世為榮,因為它讓我得以服侍最高貴、無可取代的存在。我並不以我的低下為恥,如果能成為他走向勝利的一顆棋子,即使是一顆棄子,也都在所不惜。


天紀476年,當時天庭無神祈的主宰,取而代之的是與自然天地力量融為一體眾天使。

他們有擁有接近人類的外貌,但卻支配著超乎常人的力量。經歷了許久,天界一直維持著平衡,互不相犯的眾天使,由大天使長為首,其上還有開國元老級的賢者天使,這些賢者天使已無形體,只有靈魂的狀態,在決議重大事件時才會出現。

而天使長之下有著直屬的四大天使:水、火、地、風,他們平時聽令於天使長的命令,維持天界及凡間的一切秩序。

天使長是世襲制度,也就是所謂的”皇室”,遵循著天界與自然的不成文規定,一直以來皇室都只育有一名子嗣,但卻在**年前,天紀***年,皇妃產下二子,埋下了天界災難的前兆。

而我就是在這波釀許久,即將爆發戰爭的前夕下存活的一顆棋子。


「威廉!威廉斯基!我們得出發了,快過來!」

出聲的是站在門口的父親,今天他起得很早,謹慎的梳妝打理了一番,換上他最正式的服裝,匆匆的催促著我。母親從一旁的房間走出來,手裡拎著一件昨天才剛送到家的長版訂做外套,雙眼盯著我仔細審查,然後將外套遞給了我,順手拉了拉我的衣領,說道:

「今天可是你人生中的重要日子,別遲到了。」

沒錯,就在我十二歲那年,我第一次見到他。

我們星辰之族早從開天紀以來,便一直侍奉著皇族,也就是所謂的天使長血系。以往都只是單一傳人的皇族,自然是由上位的兄姊負責,身為么子的我,想都想不到繼兩位兄姊之後,我也會被召喚。

「哪,威廉,你仔細聽好了,你將要跟隨的人,是當今天使長親自託付給我們的,但是因為一些因素,他並不是住在大殿裡,儘管這樣,他仍然是皇族的人,你要效法大哥大姐,做好該做的事,你的存在就是為了效忠他一輩子,懂了嗎?」

「好了啦,威廉不過是個十來歲的孩子,當初根本沒料到他會被選召,就不要拿普洛菈絲跟艾克洛司來給他壓力了…」母親對於我突然的離開感到難過與不捨,但這就是我們家族所背負的使命,輔佐皇室成員。


「到了,威廉,快下車來打聲招呼」

 這裡就像父親說得一樣,並不是富麗堂皇的天使長大殿,反倒是位在一處人煙稀少,極度遠離天界主要中心的郊外,話雖如此,這裡的環境卻很優美,少了往來的眾人,寧靜的山林映在透徹的湖面,廣闊的草原上,就只有這麼棟小屋子。在父親的領導下,我們走近那間平墣的矮屋子,門口站了兩名女子。

「想必是星辰之族的兩位,快進來休息一下吧?」其中一名女子非常和善的招待我們進屋,屋裡的擺飾給人一種很溫暖的感覺。

「不好意思,請問您就是四大天使的水之大天使---**嗎?」父親轉向另一名女子問道。

 這名女子有著一頭淺棕色略帶黃的長髮,五官十分端正,臉上總是微笑著,卻散發出與剛剛帶我們進屋的那位女士完全不同的氣質。碧綠的眼眸裡透露深不可測的力量,感覺是那麼纖細,卻又是那麼堅強的一位女子。

「我現在已經不再擁有這個稱號了,大人您也就不必這麼拘束了。」他微微掩著嘴笑,這時的我卻聽不出在他的這個微笑背後,是有多麼的無奈與感傷。

「啊,那麼,我就冒昧的問了,請問天使長大人希望我們家族輔佐的事哪位呢?似乎沒瞧見…」

「小姐,我這就去請小少爺出來。」侍女裡立刻轉身要往右後邊的房門走去。

「那、那個…」我鼓起勇氣發出了聲音,大家都停下動作看著我。

「…如果說,他是我應該侍俸的人,那麼,就應該由我去找他不是嗎?」

「威廉你…」

  也許父親沒料到我會說出這種話,他認為我不會受到選召,所以從來沒訓練過我這些相關的禮儀,但是我從小到大看著他訓練兄姊,耳濡目染之下,我開始羨慕兄姊可以跟著皇族,這不但是種榮譽,更覺得這是存在的意義。

「呵呵,現在對你來說,”侍奉”可能還太過嚴苛了,你就多陪陪他,讓他有個伴就好了,這樣好嗎?」**溫柔的摸著我的頭,笑著將我帶到一扇門前,讓我一個人進房裡。

  我推開了門,走進房間,緩緩的將門帶上。

「就是你嗎?那傢伙派來的。」

只見一個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少年背對著我,獨自作在窗前那張對他來說略顯大張的椅子上,一頭及肩的黑亮直髮,低著頭應該是在看著手中的那本書,旁邊的書籍資料散落一地,被窗外的風吹翻了好幾頁,他連頭都沒有回,冷不妨的就說了這麼句話,我趕緊回神。

「我,我是星辰之族派來侍奉您的威廉斯基,請問您要賜給我什麼名字?」

「你不是就叫威廉斯基,我還要給你什麼名字?」他依舊沒有回頭,翻了一頁手中的書,一面又將我的問題丟了回來。

「呃,是這樣的,我們星辰之族在有輔佐侍奉的對象之後,便會捨棄原來的名字,改用被賜與的名字以示忠誠。像我的大姐普蘿菈絲和大哥艾克洛斯,都是被賜與的名字,希望他們能像北極星和南十字星一般的指引君王走上光明的正道。」我努力的用自己所知道的詞彙,盡可能的解釋。

「捨棄?我拒絕給你新的名字。明明是父母親依照自己的思想所給的名字,為什麼要隨便捨棄?」

「但是,這是家族的傳統,因為一直都被賜與星的名字,所以才會被稱作星辰之族啊!如果您不給我一個名字…”威廉斯基”又不算是一顆星的名字…」我慌了,如果不能從皇室成員口中得到一個稱號,或是說新的名字,是否就意味著我不被接受?代表著我是個給家族蒙羞的失敗者?

「我說,這真的這麼重要嗎?我先問你,你該聽令服從的對象是誰?」他閤起手上的書,將它放在一旁的桌上。

「是您…」

「很好,那我就命令你不准改名字。」

「但…」

「如果你的問題只在於他是不是個星的名字,很簡單,」我的話都還沒說出口,只見他起身轉了過來。

「我就命令一顆星以你為名。」


 這天,我對自己的內心發誓,從今以後我只為我唯一的主人效命—席特殿下。

>>>

席:哎唷好害羞喔!這種東西不要拿出來寫啦XDDD

威:這是我的日記嗎?

幻:XDD(笑翻)話說席特性格後來也變太多了吧!?到底中間發生什麼事了?看看現在的你 嘖嘖嘖.

席:這要問你吧!不是你在寫的嗎?

威:該不會根本沒有打算要寫下去。

幻:真是太了解我了(拍肩)

有啦~我還是有把席特的身世背景想過的!

不過因為是要慶祝威廉斯基四年一次的生日,所以就找這邊出來寫了。

好想畫席特的馬麻啊~一定是個大美人~(轉圈)

不過,之後再說吧

因為最近不斷地有東西想畫

我的技術跟速根本跟不上啊~~~

總之,今天先這樣吧

不然又要太晚了

下次有圖再貼上來吧.....

說道這個,席特的那張我還沒貼....OTL

不管了,隨風去吧(?)

先來休息了,人老了,早點睡好了

大家晚安~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