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< >
  • 94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七昕本篇&lt;&lt;第三章&gt;&gt;




    不知道走了多遠的路,在撥開那叢樹影後,月光撒落下的一隅,一間看似

平凡簡單
的小屋子。


   「到了,這裡就是我家,進來吧。」那個人首先說道。
 


  幻進了屋子裡,坐在壁爐旁,一句話也不說的望著漸漸蔓延開來的火苗。
 


  「在想什麼事啊?」那個人拉下了斗篷,端了一杯熱茶給幻。
 

  「沒
…… !?」幻被他嚇傻了。尖耳朵!?他也是雷提人!? 

  「呵,雷提人嗎?你是想這麼問吧?沒錯,我是。」他笑著回答。
 

  「那…你怎麼在這裡…?」

  「嗯,說來話長。你就是亞克希德村的遣信使吧?你叫什麼名字?」
 

  「呃
…… 幻界。  難道!那封信是 …… 」幻立刻想起那封應該要立刻被

送到村長手上的重要信件。
 


  「是,是我寫的。那現況是?」
 

  「……」
 

  「是嗎?果然還是挽回不了。」


  他好像早就知道事情會發生似的,重重的嘆了一口氣。 

  
  「對不起,我不知道那封信那麼重要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」
 

  「幻,我並沒有責怪你。就算你夜以繼日的趕路,我想還是趕不過騎著馬

的北國人的。」

  「真的嗎?」幻半信半疑。
 

  「唉,看來奇蹟還是不會眷顧我這個不祥的人……」
 

  「恩?」
 

  「沒事……對了,你可以叫我冥。」原本喃喃自語的冥立刻將話題撇開。
 

  「
…… 冥,你怎麼沒在村裡?不是不能隨便出村嗎?」 

  「你聽過『禁忌之色』嗎?」
 

  「沒有,那是什麼?」幻不懂這跟冥有什麼關係。
 

  
  冥喝了一口茶,緩緩的說:
 

  「很久以前,村裡有一位偉大的預言家,敘說了一段預言:『當禁忌之色

墮入亞克希
德,毀滅之光將會染紅大地』就在他說完這段預言之後不久便去世

了。」
 

  「禁忌之色?什麼意思?」

  「一開始村裡的人也很疑惑,因為預言家已經過世了,沒有人知道這代表

什麼。後來,我出生了,一切就真相大白了。」冥看起來很憂鬱。他接著說:

「我出生時嚇壞了大家,因為有別於一般雷提人的黑髮,我的髮色竟然是近乎

銀白色的。」
 

  「你的意思是
…… 你就是預言裡的『禁忌之色』?」 

  「恩,我父母瞞著大家,在村外偷偷地撫養我,直到有一天東窗事發,為

了不波及到父母,我選擇了一個人逃到了山下。」
 

  「所以你一直都生活在村外囉?」
 

  「是啊
…… 好啦,對一個小孩子來說已經太晚了,去睡覺了吧。」

  
  冥突然意識到自己不應該對一個小孩子說這些既複雜又沈重的事,趕緊將

幻趕上床睡覺。
 


  在得知村子並不全然是因為自己的疏忽而毀滅,而身邊又多了一位雖然才

剛見面卻分外讓人覺得安心的冥,幻心裡壓抑的情緒總算有地方可以發洩,他

裹著厚重的被子,背對著冥,啜泣聲從被窩裡傳出,故作堅強的心情在此刻再

也掩飾不住。


  「幻…… 以後,你就跟著我吧。」冥輕輕的在床邊坐下,一手摸著幻的

頭,他知道這時候要求不哭是殘忍的,所以只能一直在旁邊陪著他,一直到哭

累了,漸漸睡去了,才緩緩的離開。


  這是幻在滅村之後第一次能好好的入睡,沒有不安和恐懼的侵擾,安穩的

進入夢鄉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