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< >
  • 946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【Sareo 瑟雷奧】VII

<< VII >>

圍繞在四周的亡靈似乎還不明白眼前的人不好惹,硬是不知死活的再次纏上想將雷因抱出來的伊桓。伊桓沒有太多反應,冷靜的不像原來的他,這時--

「煩死人了!」後方一記強大的攻擊,狠狠的打在這群亡靈身上。

「別把人瞧扁了!不要以為我現在還是女性體就好欺負!我的魔力可是你們這些三流亡靈所無法觸及的!」

「紅…」連不太了解所謂”魔法”的皓軒都明顯感覺到紅的周圍瀰漫著一股殺氣。

「妳讓開…」伊桓推開了紅,緩緩的走向迎面而來的一群亡靈。

「你才是!你不過是個未受訓練的人罷了…」

紅的話都還沒說完,伊桓突然回過頭,銳利的眼神止住了紅的話…

「替我好好照顧雷因。」

「伊桓…」皓軒不敢相信,那個他所認識的伊桓竟然敢命令紅?

只見伊桓閉起雙眼,口中念念有詞,四周的地面浮現許多像是魔法陣的圖騰。

瞬間,發出的亮光刺的無法讓人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
「這法陣…!?」

紅在光芒散出的前一刻看到了熟悉的魔法陣。

法陣消失後,空蕩蕩的山谷靜的很詭異,所有的亡靈都不見蹤影。

因為處於亡靈之中過久,雷因顯的非常虛弱,倒在地上無法動作,意識也漸漸不清。

伊桓走向雷因,毫不猶豫的將她抱起。

「走吧,紅。」

「希…希渥…?」雷因喃喃念著這個名字,然後便昏過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喂!起床了啦…」

「嗯…再讓我…睡一下…」

「馮伊桓!!上學要遲到了啦!」

「啊!!?」伊桓從睡夢中驚醒,慌慌張張的下床準備衝向房門。

「哈哈哈,我就知道這招對你不管在哪裡都管用。」看到伊桓一臉還在睡夢中的樣子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「嘖…林皓軒!我有一天一定會宰了你的…對了,雷因呢!?」伊桓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那起事件,抓著外套就想衝出房門。

「等、等一下啦!紅在照顧她,應該沒事,只是體力和魔力都需要時間恢復。」皓軒一把抓住伊桓的領口,這傢伙也太衝動了吧?

「是嗎?那就好…」

伊桓鬆了一口氣,緩緩的走回床邊坐下。

「話說回來,你昨天超帥的說!」

「啊?我?」

「他應該不會記得吧?」紅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門邊。

「紅?妳不是在照顧雷因嗎?」皓軒趕緊跑到門邊將紅拉進來。

「唉…她已經醒過了,我想讓她先好好休息一下,所以先出來了。」

「那就好…可是,紅,妳說伊桓不記得昨天的事是怎麼回事?」

「照伊桓自己沒有記憶來看,應該是被附身之類的…其實,我也不太確定,不過…那個法陣應該是希渥的沒錯…」紅的聲音越來越小聲,低下頭仔細的思考著。

「希渥?」

「那是誰啊?為什麼伊桓會用他的法陣呢?」

伊桓和皓軒被這個陌生的名字搞的一頭霧水,到底這個人跟昨天的事件有什麼關係啊?

「唉…這個就要回到異次元人剛入侵的時候了吧…」紅搬了張椅子坐下繼續說著

「希渥跟我還有雷因亞斯一樣,都是被主神選為引導者的人。說真的,我們三個以前還滿好的,常常在一起行動,但是希渥就是遲遲不肯進行召喚,他總是說我們瑟雷奧不需要外人的幫助,而我和雷因也沒辦法,因為也沒有硬性規定要在時間之內進行召喚。」

「真是個固執的人。」

「嘖,我不喜歡他。」皓軒都著嘴說。

「呵呵,其實他人還不錯啦…畢竟人家可是很專情的…」紅想著想著就竊笑起來了。

「啊?」皓軒和伊桓發出疑問。

「你們還記得我說的那第二個人渣吧?對,就是想侵犯雷因的那個,就在他被主神遣送回去的前一晚,在拘留所裡…被希渥殺了。」

「被、被殺了!!?」

「那後來那傢伙不就回不到我們的世界了?」

「是啊,從此以後這個人就真的消失在你們的世界了,由於我們這邊並不能干預各世界的平衡,為此主神非常生氣,所以…他消除了希渥。」

「……」

聽到這麼沉重的往事,屋內頓時沉默了許久。

「對了,伊桓,我有沒有告訴你,你已經回不去了啊?」紅突然問伊桓。

「啊?為什麼?」伊桓一臉錯愕。

「昨天…」

「你把你的血給我了,要怪就去怪附在你身上的那個笨蛋吧!」

「雷…不是,亞斯?」

亞斯站在門口,不知道已經聽了多久了。

「亞斯你不是在休息嗎?怎麼爬起來了?」紅趕緊過去扶著他。

「沒事啦,我看起來像那麼容易死的人嗎?」

「不、不好意思打斷一下,你說…那個血…然後?」伊桓不怕死的打斷兩人的對話。

「就是你已經訂下契約了啦!當初紅也是跟我要了一滴血,然後契約便算生效了。」皓軒指著伊桓左手上的一個小傷口說。

「我什麼時候…難不成是昨天!?」

「唉~一定是希渥不希望雷因也被削除啦~真好,愛情力量真偉大。」紅一個人抱怨起來。

「真是個愛管閒事的傢伙…。」亞斯凝視著窗外,嘴裡吐出了這麼一句話。

「這就是希渥爲什麼附在伊桓身上的原因囉?」皓軒玩著紅的髮帶一邊問。

「如果你想回去我會去請主神…」

「我不回去了。」伊桓笑著說。

「爲什麼?」亞斯突然回過神來看著伊桓。

「因為…我不想見死不救啊…。如果就這樣回去,就算沒有記憶了,我想我還是感覺的到那種良心的譴責吧?」

「我就知道你一定會留下來的,這才是我認識的伊桓嘛!」皓軒用力的朝伊桓背上打了一下,害得伊桓差點內傷。

「呵…伊桓真是越來越帥了唷!害我好心動呢!」紅帶著玩弄的口氣對伊桓說。

「啊!不行啦,紅是我的耶!」皓軒立刻把紅給拉回來。

「恩?你吃醋啦,小皓皓?」

「……」

看著他們在那邊打鬧,亞斯嘆了口氣,「唉,看你做的好事,希渥……。」

「啊!你笑了!」紅指著亞斯大叫。

「啊?」亞斯嚇了一跳。

「對耶……我沒看過亞斯這樣笑喔!」皓軒笑著說。

「在想什麼啊?」紅貼近亞斯撇開的臉,露出一抹邪笑。

「吵死人了,死三八!」

「對了!我有問題。」

這傢伙真是不會看時機問問題,現在這種可以損亞斯的難得機會,竟然岔開話題了!好不容易抓到機會的紅在心理暗罵伊桓。而亞斯則是暗自慶幸伊桓也是有有用的時候。

「什麼事?」亞斯回覆平常的表情,避開紅的話題,而轉移到伊桓的疑問。

「那個…希渥是吧?他不是被消除了嗎?照理說他應該是被送去重生不是嗎?為甚麼可以附在我身上?」

「對喔?」紅偏著頭,想想以前好像從來不曾發生這的事,自己也是在看到了希渥的法陣才確定是他。至於為何他會出現…完全沒想過。

「搞不好是在重生的過程出了狀況,好比說靈魂逃走之類的?」皓軒說。

「不太可能,這個過程是由主神親自著手的,照理說應該不可能出這種紕漏。」紅皺著眉思考。

「我知道了!一定是愛情力量太偉大了,讓他的靈魂以強大的魔力殘留在這世界。」

「妳當妳是在看愛情小說啊?太老套了吧?」伊桓一口就否定了皓軒的愛情至上理由。

「那不然是什麼原因呢……你說呢,亞斯?」紅看著沉默已久的雷因亞斯問道。

「……你……」亞斯開口了,「你確定是希渥附在你身上嗎?」

好問題,但是那個法陣確實是希渥所創的,希渥的魔力和紅跟雷因亞斯比起來,有過之而無不及,這種程度的破壞力昨天確實在大家眼前發生啊。

「不然是誰呢?除了希渥,沒有人用過那種法陣啊。」紅不解亞斯的問題。

「不,我的意思是,如果希渥並不是“附”在伊桓身上,而是伊桓根本就是希渥重生的個體呢?」

「!!?」伊桓傻住了,那他“馮伊桓”算是什麼呢?

 

By幻界 06 . 02 . 26. 1727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幻界看著自己寫得滿滿五面的測驗紙想:

「一不小心就寫了一堆,可是好想再繼續寫啊,這就是所謂的欲罷不能吧!?我又私自多了一個角色,沒辦法,誰叫美拉都留爛攤子給我接呢?」

都怪美拉總是把劇情寫的很奇怪,幻界總是要想一大堆的裡由來讓劇情合理一點,不過,其實他自己也很高興:「呵呵…自己加了一些喜歡的東西…因為希渥喜歡雷因,又雷因等於亞斯,所以…哈哈,真是微妙的關係。」

看見新角色與自家角色的微妙關係後,七曜留了這麼一段話:

「哈哈,終於想到我為甚麼要讓雷因亞斯是雙性體了嗎?咈咈咈…。」

兩個人一時開心,卻忘了這篇故事的作者之中有一位男士……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