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< >
  • 94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【Sareo 瑟雷奧】V

 

<< >> 

 

「喂…笨蛋…起床了!!!!」雷因亞斯一個飛撲壓坐在伊桓身上。

「痛…你…你做什麼啊…亞斯…」伊桓痛苦的說著。對於一個幾分鐘前才睡著,然後又被〝溫柔〞的叫起來的人來說,沒破口大罵的人,脾氣算好的了。

「…是雷因!!!給我眼睛張大點!!」雷因亞斯口氣不善的說道。

「嗄?!!」伊桓聽到這話後,努力的使自己的視線對焦。

仔細看清後,他發現…現在壓在他身上的的確是名……“女性”。

比亞斯狀態時更長的銀色長髮,目測約D罩杯的胸部,凹凸有致的盈盈體態配上絕麗的臉蛋及妖異的紫眸,清麗及絕媚,

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同時出現在雷因身上。

簡直…簡直就是引人犯罪嘛………

伊桓別過頭,摀著鼻子在心理哀嚎著。

嗚…快噴鼻血了…

「雷…雷因…你怎麼變女的了?不是一個月換一次嗎?」努力將視線移至他處,然後趕忙起身…再被雷因這麼壓著,他想他

真的得噴鼻血了。

「嘖,我爲啥要跟紅一樣…我隨時都能換…哼!!」雷因不滿的說到,誰說他們兩個一樣了啊……

「那…那你能不能換回亞斯的狀態……這樣不是比較方便?」

爲了自己著想,他不得不提這個建議,他可不想因流鼻血而死……同樣是精靈雙性體,對伊桓來說,雷因的殺傷力比紅來的多太多了………

聽到伊桓的意見,雷因裝模作樣的偏頭想了想,回答道。

「不行!」雖然她很想…雷因這麼想著。

「爲什麼不行!」

「哼哼,你以為我想啊!!!要不是爲了你,我壓根不想以雷因的狀態現身!」

「……為了我??」伊桓疑惑的想著。

「對!因為主神雖然召來了異次元之人,但他並沒向我們這世界的人說明那個危機。這世界中知道有這事的,只有主神、少數幾個大神和我們引導者而已。因此,我得爲你新造一個身份,你才好在這世界活動啊!而能不查明出處便能拿到身分證明的人,只有一,就是冒險者。你只要循序漸進的,做幾個任務,再加個大任務,這樣別人比較不會懷疑你究竟是誰,從何而來。因為冒險者是最不受拘束的職業之一。」雷因仔細的向伊桓說明。

「這樣你瞭了嗎?」

「…不暸。你還是沒跟我說爲什麼不能變成亞斯的狀態。」伊桓不怕死的問道,也不怕被雷因一記魔法扔過來。

被魔法砸死和流鼻血而死,他當然是選有尊嚴的前者!!

「爲什麼?我告訴你爲什麼!!因為這裡的冒險者公會辦身分的人,是個大色鬼,如果想讓他不看你寫什麼就批准,就得用色誘。該死的!我第一次爲了這理由換狀態,然後居然還是爲了一個不知感恩的笨蛋!!」

一記雷電球將伊桓電成非洲土人之後就氣沖沖的走出門外。

「快給我跟出來!」

「等一下,你給我回來!!」伊桓好像想起了什麼,急忙對雷因叫道,完全沒注意到他此時的口氣有多麼的不好。

「你、你憑什麼以命令的口吻叫我,我雖然是你的引導者,但不是你的僕人!!」雷因轉身撲至伊桓面前,揪住他的衣領,目露凶光咬牙切齒的說著。

妖異的紫眸此時散發著如野獸嗜血般的紅光,將那紫染成了似血般的赤紫色。

該死的混帳,混蛋,可惡,他憑什麼這麼叫她,憑什麼!!

看到雷因那似負傷野獸的神情,伊桓便知他踩到了她的地雷,而且好像還是爆炸威力很強的那種。

「對…對不起…雷因,真的很對不起。」伊桓誠心誠意的道歉。

直視伊桓的眼睛,雷因只見真心誠意的眼神。

「算了,我也有不對的地方。叫我做什麼?」別開頭,雷因將自己那差點陷入狂爆狀態的情緒拉回。

「雷因,我想說的是,我已經做好決定了,我要回去。」經過昨天徹夜的思考後,伊桓做出了這個決定。

「…是嗎…我知道了。」聽到這回,雷因的眼神瞬間變的黯淡無光。他在起身後便換成亞斯的狀態。

「那我可以換回來了。明天我就送你回去。」語畢,雷因…不,是亞斯低著頭,不看伊桓一眼並轉身走了。

平淡無波沒有任何味道的聲音,加上剛剛雷因那似將死之人般絕望的眼神,讓伊桓十分不安。

「雷因…亞斯」伊桓喃喃的唸著雷因亞斯的名字。他不懂,為何他已經下定決心了,在看到雷因亞斯剛剛的神情,卻還感到心痛和不捨。

「白痴!!」紅的聲音自門外傳來。

伊桓抬眼望去,只見紅用看著死人般的眼神看著他,嘴角還帶著嘲弄般的弧度。

「還以為你跟其他人不一樣呢…」紅緩緩說道。

「…爲什麼這麼說?如果可以,妳能告訴我爲什麼嗎?」伊桓沒理會紅嘲弄的眼神,他只是擔憂的望著雷因剛剛走出去的方向,他很擔心雷因。

看到伊桓這種神情,紅嘆了口氣說道:

「老實告訴你吧,如果你真的要回去是可以,但這代表雷因他要被消除了。你之前是問有什麼條件來選人嗎?雖然是隨機,但是還是有一個憑依,那就是那人得真心的不想待在那世界之中,不要否認,自以為的假象是可以被做出來的。雷因亞斯雖然和我一樣是雙性體的精靈族,但和我遭遇不同。我誕生在精靈族中,但他不是。他的父親是妖精,因此生活在那。妖精沒有雙性體這回事,因此,從小生長在妖精族的他備受欺凌,又加上他父母在他十五歲時就去世了,以精靈來說,那還只是個嬰兒。往後十年,他一直在那忍受不平等的對待,為妖精們做牛做馬,沒有一點被尊重的感覺。直到被主神召喚。」

一連串的話讓伊桓陷入不知明的情緒中。不過雖然紅說的很細,但他還是有疑問。

「等等,紅,妳說的消除是什麼?」伊桓帶著不安的問到。

「消除啊……嗯,怎麼說呢……就那個意思啊……」

「該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?」徹底的抹滅雷因亞斯的存在,死?伊桓思緒翻騰著。

「如果你想的是…死的話……那沒錯…的確是差不多。」紅神色黯淡的說到。

「主神要我們引導者當指導員,為了不讓毀滅者察覺引導者身上的異次元氣息太多,因此主神限制引導者只能接引三次,三個異次元人,ㄧ次一個。如果那個引導者指引的人都不願留下或被主神遣送走,那麼主神便會將那名引導者送去重生。簡單來說,就是死就是了。」紅停下來歇口氣再道。

「以我來說,小皓皓是第二個人,我召喚到的第一個人他不願留下。而雷因的話,伊桓,你已經是他的第三個人了,前兩個人雖都有留下,但最後都被遣送走了。」

「為何?不是說不能隨意這麼做?」伊桓不解的問道。

「因為…那兩個人都是人渣!!」紅美艷的臉龐因回想的記憶而扭曲,咬牙切齒的道,「第一個人是個窮凶惡極的虐待狂,絲毫不把亞斯的尊嚴放在眼裡。剛開始他來時的ㄧ切都是裝的,學會了比雷因厲害的武技後,便開始原形畢露,沒事對雷因施暴,把這當作興趣就算了,他還把雷因當奴隸般對待,言語嘲諷,絲毫不把雷因的尊嚴放眼裡!!!最後還是主神看不過去才將他遣送走。」

「然後…第二個人…」紅深吸了一口氣,努力壓下憤怒的情緒,她以著比之前更陰冷的口氣說到,「第二個人也沒好到哪去,不…他甚至比第一個人還要來的可恨。他們唯一共通的就是在習得高強的能力之前的ㄧ切全都是裝模作樣。第二個人…不…是人渣…他時常做出如同毀滅者的行徑就算了,他竟還多次想要侵犯雷因,最後還是我和幾個引導者聯手將他打殘送到主神座下,才將他遣送走。對於這一切,雷因都忍受了,因為他相信他的最後一次機會,你,不會讓他失望,這是他昨天跟我說的!我從沒見他跟其他兩人說他是雙性體,他只對你說過,你了解嗎?好好想想吧!」

「……」伊桓震驚的聽著,他不敢相信,真相竟然是如此。

「如果你真的不想留下,我想雷因他也不會勉強你。我們會當引導者,都是已經看開的人了。但是,我請求你,去想想你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,我…我不希望他消失。」

說罷,紅便走出房門,獨留下伊桓一人在房裡。

「……」

 

 by七曜 06 . 02 . 24. 1300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耶~4~()不要打我()」才說幻寫太多而已,自己卻不小心寫了更多...

「神經病~搞複雜!!!」看著這堆密密麻麻又複雜的前因後果,幻心想,這下子不是兩三下就可以結束的了....

「天阿...這叫我怎麼接...」下一個接的美拉已經快無言了

「大家不介意我寫成言情小說吧?」美拉又不知道在想什麼了。

...你寫的出來嗎?」接在美拉後面的幻已經開始有不好的預感了...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